分类
亚搏开户

“疫”线成长00后战“疫”记

手绘动画丨“疫”线成长,00后战“疫”记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

输血的艰难:佣金比例没商量

确实,如美团声明所言,“唇齿相依,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作为一个平台,其化解餐饮同行愤懑的唯一途径,只能去挣价值创造和效率提升的钱。

延伸阅读 全国昨日新增确诊27例 本土新增10例境外输入17例 31个省区市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4例 其中境外输入3例 卫健委:本土新增确诊已连续4天为两位数

故事三: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军人徐锐

有人却早早长成了大人

北京市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高小俊介绍,北京市有4例新冠肺炎患者,经过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后,符合出院标准,10日先后从地坛医院、佑安医院出院。4名患者中,有2名男性,2名女性;年龄最小的21岁,最大的84岁。

美团也坦承,从长远来看,疫情亦使社会更加意识到,“服务行业在需求及供应端数字化的紧迫性及重要性。”

就美团而言,疫情暴发前,餐饮外卖业务仍在高歌猛进中,全年增长43.8%,日均交易笔数增长36.4%至2390万笔,每订单的平均价值同比增长1.8%。

在一个外卖骑手的QQ群里,记者看到,有外卖骑手吐槽,每天单量相较年前下降了20单,其有同事坦承,现在外卖不好做,已改行送快递。

10日0时至24时,北京市新增5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截至10日24时,北京市累计确诊病例342例。目前,北京市死亡3例,出院48例,291例在定点医院进行隔离治疗,其中危重型18例。

外卖订单下降,也反映到了骑手端。位于陕西靖边的一位美团小哥告诉《21CBR》记者,目前维持在30-50单,较之前有所下降;另一位来自山西大同的美团小哥表示,所送单量40单左右,大体恢复到年前水平,但配送难度加大,“以前直接送家去,现在小区进不去,一直在外面等。”

北京:饭馆、便利店、美发店也能减免房租了 17日下午,北京发布《进一步支持中小微企业应对疫情影响保持平稳发展若干措施》。需要提醒中小企业的是,在先前减免租金政策的基础上,最新的政策不仅延长了减免期限,还扩大了减免房租的范围,将有更多企业、特别是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小店”也能享受减房租的福利了。 北京发改委:实行京津冀区域健康码状态互认 4月18日,在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李素芳表示,实行京津冀区域健康状态互认。本市人员已实现赴津冀地区通行无障碍,北京也明确“居住在河北省廊坊市北三县等环京地区的在京工作人员,上下班往返属于日常通行,不做硬性要求,但进出京要接受例行检查”。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各区、街道和企业掌握尺度不一,给三地人员生产生活带来不便。

徐锐的成长,在于传承

青出于蓝,自己是勇于担当的一代

18岁,有人还是个孩子

然而,相比借助外卖求生的餐饮企业,美团有更强的承受能力,且恢复更快。据瑞信近期发布的报告,目前外卖需求已经恢复到疫情发生前75%的水平,这与QuestMobile的监测数据一致。

刘兴向《21CBR》记者提供的后台订单截图显示,顾客购买一份售价20元的产品,加上2元的配送费,实际支付总额是22元,商家要另外支出1.5元配送费和1元包装费,再扣除4.31元的平台服务费后,商家实际到账收入为16.19元,实际费率是26.43%。

2020年初爆发的疫情,餐饮行业遭受重创,堂食收入大幅下降,外卖渠道一度成为最主要输血通道,被寄予厚望。

“我们是年轻人,应该为家乡做点事”

温天武指出,将对餐馆采取有效分流措施,确保就餐人员有合理、安全的距离和空间,单位食堂要安排错时就餐。

故事五:武汉高三学生付巧

刘兴店铺在美团的收入占比为15%左右,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元的食物,堂食销售,除去人工成本,商家可以赚6-7元,外卖销售只能赚1到2元,算上房租水电还得再减一元,一旦遇到新顾客优惠或者配送费提高的情况,要倒贴钱。

争端的肇始是,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布“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其中交涉重点在两方面:

然而,他没有提及是,餐饮外卖的变现率(收入/交易规模),已由2018年的13.5%增至2019年的14%,而业务的毛利率则由13.8%同比上升至18.7%。

姐弟俩的成长,在于两人的劲儿往一处使

00后成长在蜜罐里,是“垮掉的一代”

在官方声明中,美团称已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等举措,来帮助餐饮企业共度难关。显然,从接二连三的餐饮业公开信来看,这些措施杯水车薪,并没有解决企业的根本诉求。

从送外卖挣生活,到做战“疫”志愿者

前几次餐饮协会对外控诉时,美团沉默以应对,面对又一波的舆论压力,它再坐不住了,紧急对外发声回应。

她自己算了笔账,麻辣烫一单就基本在二十块左右,利润在35%-40 %之间,最高也就是8块左右,扣除减掉佣金4.4元,商家再承担部分配送费,基本也不怎么赚钱。“我觉得15-20%我都可以接受,超20%就高了。” 高琪说,后续会观察一段时间,如果效果不好就准备关掉外卖。

广东餐饮协会的交涉涵中提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市场份额高达60%-90%,已经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

故事二:吉林双胞胎姐弟志愿者崔馨月、崔众博

故事一:广东援鄂医疗队护士刘家怡

“穿上防护服,我就不是个孩子了”

从需要被别人保护,到挺起肩膀

美团的难堪:成本只降了6分钱

00后,在许多人印象中还是孩子

如王莆中所言,美团外卖业务利润并不高,高达496.5亿的佣金收入中,向骑手支付了410亿元,占比超八成。

欧洲荷兰侨界妇女联盟和荷兰中国商务文化教育促进会也在第一时间组织捐款接龙,目前第一批捐款27070元已抵达抗疫一线医院。

其实,在强势的美团前,中小商家往往容易被“掐脖子”,因为自身话语权弱,又碍于没有自己的线上渠道,苛刻的条件也只能被动接受,尤其是疫情期间,外卖几乎成了餐饮企业唯一的自救之路,美团的通路显得至关重要,然而,受制于高昂的佣金,要靠外卖反哺利润也不容易。

从惠州到武汉,从不安焦虑到沉着应对

刘成忠的成长,只在于自己的双手

入驻美团两年,刘兴店铺的抽佣比例一直是21%,今年年初,后台曾接到过平台发来的通知,通知显示要将订单佣金涨到26%,他打电话去询问站长,交涉一番,站长便将其抽拥比例改回原来的21%。

商家的无奈:实际抽成近3成

美团在成本端几乎无所作为,这也意味着,最后都要转嫁给商户或用户,就一家标榜数字化的科技企业而言,这是其难堪之处。

“美团的配送费有时高有时低,定多少没有标准,有一段时间,我们的配送费达到4.5元一单,是我们商家贴给美团的,可顾客还要支付4.5元配送费,有人打电话反映配送费太高,我们才知道。”刘兴立马打电话问站长原由,得到的解释是操作原因,因为有时店铺会取消顾客订单,美团要相应提高商家的配送费,沟通后,最后站长恢复了原来的配送费标准。

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庞星火表示,有小区发生多个家庭的聚集性疫情,对这几家病例开展调查,发现没有流行病学关联,已进行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进行集中医学观察。(完)

北京市城管执法局副局长温天武表示,城管执法部门将重点检查防疫工作落实情况,比如重点检查“三类场所”是否开展疫情防控知识的宣传教育,是否落实本单位职工和从业人员离返京居家观察、隔离等管理措施,是否落实本单位职工和从业人员健康监测登记制度,是否为职工配备防护用品等,以及对于商务楼宇重点检查是否把好“人员进门关”;对于商场重点检查是否加强保洁;对于餐馆、食堂重点检查是否加强用餐管理等。

在外面,姐弟俩一起为别人做事

一是美团向餐饮企业收取高额外卖佣金,新开商家佣金最高达26%,超过商家承受极限;二是美团在疫情期间仍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强制注销、下架门店。广东餐饮协会要求,美团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并减免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

那个喜欢听爷爷、爸爸讲军营故事的孩子

温天武强调,对拒不整改、屡次检查发现问题的,除现场要求整改外,还要移送行业主管部门依法处罚。对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移送公安机关进行处罚,情节严重的将通过媒体进行曝光。

长成了能够走上抗“疫”一线的军人

疫情危机下爆发声势浩大的“控诉”,表面上是商家与美团的利益争夺,本质上牵扯的是外卖模式在效率上的无能为力。

在最初入驻时,高琪也向市场经理质疑,抽佣太高,对方的回复是,2019年入驻得早会便宜很多,今年都是这个比例。

人们忽然发现,孩子长大了

刘兴是一位在四川卖炸鸡等小吃的老板,他的店铺自2018年开始接入美团、饿了么等平台,由于饿了么的曝光率不足,就逐渐将重点放在美团的运营上。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两个月,围绕减免佣金,取消“二选一”已引发重庆、云南、四川多个省份餐饮相关协会的“喊话”。

除了佣金之外,商家还要向平台支付配送费和包装费,有商家反映,美团实际提取的费用已近订单金额的30%。

18日下午,北京市发布《关于做好复工复产疫情防控常态化工作的通告》,通告第3条强化,“满足员工办公间距不少于1米,每人使用面积不少于2.5平方米要求的单位,在做好对人员数量较大的单一空间防疫管理的前提下,可以正常安排员工返岗复工”,不再要求“人员密集的企业员工到岗率不超过50%”。同时,根据商务楼宇内企业意见,对已有物业统一管理的综合性场所,不再对入驻单位进行重复的防疫措施要求。同时,各单位只要落实好防控要求即可,无需签订疫情防控相关责任书、承诺书等文书。

涌现出许多稚气未脱的面孔

刘家怡的成长,在于一件防护服的重量

据刘兴观察,他所在的四川遂宁市内,超过9成的商家都在使用美团,尽管未被要求“二选一”,多数商家希望美团能有外部约束,“它(美团)一家独大优点,缺点就是得罪不起,稍有不满意就在后台‘掐脖子’,我们还是希望有监管部门设个规矩,不能按它说多少就是多少。”

然而,美团同样有提升自己效能的责任,“每单利润不到2毛”的另一面,是其平台没有效率上的改进。

控制疫情后,刘兴餐厅的堂食刚恢复半个月,相比年前,堂食收入少了三分之一,美团的收入有所上涨,实际利润薄弱,“通过美团知道店的毕竟是少数,钱肯定是赚不了,只是靠它打个广告了。”刘兴说。

故事四:湖北孝感外卖骑手刘成忠

此外,针对前期应急状态下,一定程度上存在的多头检查、重复检查、检查材料和程序繁琐的问题,通告对检查重点、检查方式进行了优化调整,明确“新开复工、问题未整改到位、市民投诉、媒体曝光等有防疫风险的单位”为检查重点,其他单位按“双随机一公开”方式开展检查,提高监督检查效率。

比如,2019年美团外卖订单量增长36%,全年达到87亿笔。理论上,美团能提高骑手配送效率,在保证其收入的前提下,把单位配送成本降下来,然而,2019年,其每笔外卖支付的配送成本为4.71元,比2018年的4.77元减少6分钱,只有约1%的改进。

他们有个共同的名字——00后

“我们售价20元的产品,到手十五六块,除去成本和人工根本没钱赚。”按照刘兴的说法,配送费、包装费均由美团设定,商家没有议价权,美团一度“莫名”提高了配送费。

付巧的成长,在于勇气与坚持

外卖业务对美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9年,其收入为975亿元,餐饮外卖总营收为548亿元,占比高达56.2%;外卖贡献了102.33亿的毛利,占到美团总毛利的31.6%。

相比之下,连锁餐饮品牌依靠建立多元线上渠道,可以降低对美团等平台的依赖,掌握更多主动权。

高琪在河北经营一家麻辣烫的店面,因为疫情影响,线下生意不好,4月开始,陆续开了美团和饿了么,她告诉《21CBR》记者,美团的抽佣比例是23%,饿了么是22%,目前刚刚注册审核完,尚没有接入订单。

这也说明,美团在外卖业务中分得的蛋糕比例在增大——尽管可能没有公众想象得大,在餐饮企业的危机时刻,这自然容易引起商家的反弹,与平台的关系更为紧张。

据国内一家连锁茶饮品牌透露,其在微信小程序、美团、饿了么均开设外送业务,年前外送销售占比不到20%,疫情后这一比例增长到30%,美团在外卖业务中仅贡献两成,自建微信小程序订单占比近六成。“我们自己没有特别依赖第三方,不会那么被动,多开几个渠道还是稳妥点。”该品牌负责人对记者说。

他们在本该躲在大人身后的年纪

爸爸说,“孩子你长大了”

在家里,姐弟俩喜欢帮着对方做事

挺身而出,奉献着自己的抗“疫”力量

当然,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业务也受到不小冲击。在3月末,有美团高管公开表示,整个2月外卖订单量,比平常水平削减了一半。

王莆中在回应中指出,2019年,300余万商家从美团外卖获得订单,近400万骑手从美团外卖获得收入;八成以上的外卖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