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文旅业如何转“危”为“机”

原标题: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 文旅业如何转“危”为“机”

原标题: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 文旅业如何转“危”为“机”

维多利亚·桑多瓦尔等年轻人拉票活动组织者坚称,这并不等于他们对此漠不关心。对于许多Z一代年轻人来说,他们面临着太多的现实:继承了最近才刚刚繁荣起来的千疮百孔的经济;在第一线从事着薪水微薄、却不可或缺的工作;在本应是“生命中最好的年华”中应对不断恶化的心理健康和社交隔离的问题;对父母和祖父母感到担忧;引领着当下有关种族和气候平等的抗议活动;努力应对校园枪击案、“9·11”恐袭后的世界以及收入不平问题带来的精神创伤。

南京艺术学院李向民教授发现,虽然疫情导致聚集性文化活动和体验性活动如旅游、看电影、体育比赛受影响,但是个体文化消费得到鼓励。它带来了“个体操作与联网互动”的趋势,既自由又协作,有分有合。以分为体、以合为用的文化业态将成为新兴文化生态。上海社会科学院花建研究员表示,压力、阻力、动力、活力相互交织,构成了当前文旅业发展的背景。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祁述裕教授则提出,在疫情出现之前,中国文化产业就已表现出增长乏力和动力不足的问题。他认为要改善这一状况,需要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降低企业税费,为文化企业松绑;二是放宽市场准入,为文化市场松绑;三是加强科学监管,为文化内容创造松绑。

新冠肺炎疫情使文旅业遭遇“寒冬”,但与此同时也催生了“宅经济”“云经济”的崛起,文旅业面临新的发展契机。数字经济变革为文旅业数字化底层逻辑的建构,以及管理模式创新提供了关键技术和经济生态。北京大学向勇教授认为,疫情加快了新兴数字文化产业的迅猛发展,加速了传统文化产业的互联网化升级,加强了文化产品内容品质的提升,加剧了文化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

克服了“危”即是“机”。专家一致认为,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对文旅业的一次挑战和历练,但新业态、新模式、新动能展现出的澎湃活力,也让人们看到了后疫情时代文旅创新发展的更多可能。

离大选还有约三周时间。《政治报》和美国莫宁咨询公司联合进行的民调表明,这些年轻人渴望变革,他们对特朗普以及2020年的混乱有着强烈不满。但他们对拜登和民主党并不完全买账。

努力转“危”为“机”

根据联合国开发署发布的《新冠疫情对中国企业影响评估报告》,中国数字经济在疫情期间获得加速发展,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在线游戏大幅增长,达到537%、169%和124%。

希望美方能够倾听美国内少数族裔要求平等和公正的呼声和国际社会对美国内人权状况的关切,正视并妥善处理其国内的严重种族歧视问题。

2020年已经过半,但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形势不容乐观。半年来,疫情给严重依赖人员聚集型消费的文旅业带来巨大冲击。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文旅业如何转“危”为“机”?日前,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以“后疫情时代的文化和旅游产业创新”为主题,邀请专家、学者以及文旅企业人士在线研讨,为后疫情时代文旅业发展集思广益。

进入21世纪,随着全球经贸往来与合作日益密切,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进入“高发期”,这对全球协作和国家治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范周建议,将文化应急管理体系纳入国家应急管理体系顶层设计之中,完善应急事件信息传播机制。

目前,有些文旅行业还未开放或正在恢复当中。面对疫情,各地文化和旅游相关部门推出了“保企业优先”和“保消费优先”两种政策模式。武汉大学傅才武教授认为,文旅产业必须将企业自身的战略调整和国家扶持政策相结合。其中,文旅企业以间接性扶持政策为主,个体文旅消费以直接补贴政策为主。

对两党都不信任是Z一代的重要特征之一。此外,疫情下的选举伴随着新规则和邮寄选票的新焦点,这些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是陌生的,因为坦白说,他们从来不邮寄东西。调查发现,58%的Z一代“非常确定”自己会去注册选民以便投票。但谈到邮寄选票,这一比例降到了34%;谈到去现场投票,这一比例为38%。

民调对1000名具备投票资格、年龄在18到23岁之间的Z一代选民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他们投票给拜登的可能性是投给特朗普的两倍:51%比25%。三分之二的Z一代年轻人不认可特朗普任内的表现。

因此,他们不可能漠不关心。但是,“许多政界人士是在向我们说教,而不是带着同理心和尊重在与我们交谈”。桑多瓦尔说:“我们会比正在治理这个国家的人活得更久,他们需要优先处理我们的要求。”

莫宁咨询公司的数据显示,Z一代——在政治上倾向自由派、在互联网上非常活跃的一代——占今年选民数量的10%,但只有4%可能会参加投票。如果参加投票的年轻人数量多于预期,可能会改变总统大选的结果。研究显示,Z一代和千禧一代选民的投票会在摇摆州成为左右胜局的因素。

“危”与“机”同生并存

但是,拜登并没有唤起更高的忠诚度:表态支持他的Z一代选民中有45%表示,他们主要是反对特朗普。不支持拜登的Z一代选民比支持的多了约3个百分点。

对政治不满的进一步迹象是:有三分之一的Z一代年轻人认同他们的投票不会产生任何影响的说法;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哪个总统候选人都不喜欢,所以不愿意去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