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仅30家能完成募资投资大佬放话垂直基金是玩剩下的穿越周期就要做大

“我们走了20年明白一件事,平台还是要做大。做垂直的风险太大。”业内一家拥有20年历史的投资机构董事长赵东告诉《融资中国》。

市场对股权投资行业的分化有一种看法:未来,要么成为资管式大平台,要么成为垂直于某一个行业的投资机构。其他模式将不复存在。

“X基金也是业内做的比较好的,开始规模不大,专注于医疗,后来逐渐扩大规模,现在百亿规模,收益也下来了。”一家医疗基金的合伙人张竞表示。

(2)远处/近处皮瓣组织修复

一、什么是鼻小柱修复?

这种方案更合适鼻小柱外观全部创伤,同时鼻中隔缺损、鼻子皮肤下塌、年龄比较大的求美者。根据创伤度移植鼻唇沟皮瓣至创伤处,与鼻尖缝合,再移植中厚皮片。

上述机构董事长告诉《融资中国》“10万亿规模,但是市场上真正活跃的基金不足1000只,其中,现在还能募到资的在30-50家以内。”

一个出口是找政府、另一个是找产业。

三、修复鼻小柱缺损何时恢复好?

事实上,当基金盘子被扩大,整体收益就会被摊薄,这是业内共识。但为何仍有人愿意将盘子持续做大?

根据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国内医疗健康领域发生了224起融资,金额为508.8亿人民币,已实现了环比46.2%的增长。从投资阶段看,今年早期医疗健康项目融资降低,反而是B轮以后的项目不断增加。原因主要是科创板以及火速落地的创业板注册制,为这类企业提供了明确的资本退出渠道。这也使得投资机构更偏向于Pre—IPO项目,直接导致了这一阶段的项目融资数量出现大幅增加。

市场上的平台基金因为实力强大,已经开展更多的创新业务,比如母基金,专业母基金、产业母基金、天使母基金的模式去发展。另外就是试水并购基金。小基金的生存空间更小了。

含有鼻中隔创伤(难度较大)

过去几年,伴随着市场上基金陆续到期,LP发现,吹高的IRR,去掉管理费、税等多项费用,到了自己手上所剩无几。这种微薄的收益还要等待6、7年之久,提一句太慢,GP就是“价值投资”、就是“长期投资”,不如拿去银行做理财来的划算。这也是LP开始关注DPI最根本的原因。

2019年中旬,鼎晖投资总裁焦震曾表示,“今天如果你问一家基金的IRR水平,大家会特别爱回答。但有一个数字大家都不爱回答——就是DPI,你回来了多少现金?”

但这只是少数,更多的新基金停在了2期基金上。如果说,一期、二期基金还能靠面子和市场风光行情顺利募资,到了2018年,上游修了水库,下游的小基金几乎接不到一瓶“农夫山泉”了。

向两端延伸 向多元化发力 向产业方靠拢

时间再往前几年,行业不缺钱,无论是白马还是黑马,能跑就能募到资。但从2018年开始,这一情况急转直下。一方面,源头上瀑布变成水龙头,能拿到钱的人少了,另一方面,出资者从个人转向机构,更专业的机构投资者,能更准确的分辨敲门人的质地。是骡子是马,得出来遛一遛。

最直观的是,IRR不再能打动LP的心。

越来越多的垂直GP也开始进行规模化扩张。

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的基金,尤其是仅有1、2期的基金而言,尚未跑出业绩,但是进入2期募资期,没有DPI就意味着无法募资。

做到正确诊断才能够修复好鼻小柱缺失。而鼻小柱缺损修复需多面的检查,有的严重损伤需鼻腔镜后才可诊断出来,这个事情也告诉了mm们实施可靠主治医生整形医院的关键之处,要不然耽搁治疗想恢复到正常外形就难度更高了。尤其是鼻整形手术后修复矫正,要更为谨慎,避免再走老路。

也就是说,对于医疗基金而言,LP们为了财务诉求,更爱投资中等规模的基金,且追求高回报。

(1)耳轮组织修复术

假如有鼻前庭内部广泛性疤痕挛缩,就先切除鼻庭内的疤痕让鼻翼或鼻尖复位,再移植中厚皮瓣,修复后用塑料模型支撑,防止鼻子皮肤收缩。不但是鼻唇沟组织,其他的如上唇人中脊皮瓣、上唇唇弓脊皮瓣,上臂内侧皮管或是颈部皮管等都是可以用来治疗的组织结构。

近日,张磊透露高瓴或可改名“高瓴创业集团”。今年2月,高瓴资本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致创业者的一封信”,宣布成立专注于投资早期创业公司的高瓴创投,主要专注于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软件服务和原发科技创新、消费互联网及科技、新兴消费品牌及服务四大领域的风险投资。

反观目前的行业现状,多年历史的头部机构都以综合基金为主流,近两年,也开始向前、后延伸,拓展成大资管平台。而还有一部分黑马机构,专注于几个行业,如医疗、消费做垂直。哪一种更胜一筹?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一种伪命题,但将基金放在更长的经济周期中看,谁的风险抵抗能力更强?

事实上,行业里的基金或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就是那些有历史、有业绩、有品牌的大白马;另一类则是小而美,重度垂直的专业化、且围绕细分领域深耕的小黑马。

赵东从1999年开始从事早期投资,目前在管基金规模在50亿上下,投资方向主要为智能制造和医疗等人民币基金较为擅长的几个方向。“基金的商业模式很脆弱,只有做大做强,才能抵御风险。”他直言,“现在很多人做垂直基金,那些我们也玩过,但时间证明,还是要有一定的规模,在多个领域进行投资,完成品牌化,规模化。”

一般来说是1-6个月前后。修复后7-10天可拆线,三周左右渐渐消肿,据个人原因等原因恢复时间存在一些差别,护理得宜恢复更快一些。

自体耳轮组织不仅可靠、相容性高,细菌感染、排斥可能性小,比较其他隆鼻材料吸收率低,成活率高,且矫治后真实自然,整形效果有确保。

在此前的一项调研显示,在配置医疗基金的过程中,有41.2%的LP将财务诉求放在了第一位,35.3%的LP则表示产业诉求是其首要考虑的,还有23.5%的LP表示投资医疗基金首先是基于资产配置策略等方面的考量。

具有使鼻背线条自然流畅、鼻尖圆润饱满、鼻唇角立体美观的效果。

实施什么需根据缺损的程度而定,前2者适宜没有鼻中隔创伤的人,剩下那个适宜含有鼻中隔缺失的爱美者。

除了品牌趋势,规模方面,4成LP认为2~5亿规模的医疗基金是最合理的,5-10亿的基金次之,再次是投2亿以内规模的基金。

这个方法更适合鼻小柱全部损伤(鼻中隔无缺损),没有办法接纳游离组织移植的人。

过往投资成绩看,康桥也将自己形容为医疗领域的“高瓴资本”,但尴尬的是,不少LP不知道谁是康桥。康桥资本或许在行业小范围内有些名气,但是放大到LP圈子,知之甚少。

这种方法更合适鼻小柱小部位缺损(鼻中隔无缺损),手术部位没有疤痕组织的患者,可调整鼻尖外观、重修鼻小柱外形。

二、何为鼻小柱损伤?怎么来治疗好?

从2015年开始,一批从主流白马基金中辞职创业的明星投资人,凭借多年的投资战绩,创办了自己的投资机构。其中不乏新势力明星,高榕、源码等,他们拿着王兴、张一鸣的New money 开始投资了一大批新项目,眼光精准,即便是老牌机构,在一些年轻的消费项目上,也要跟着他们投。

鼻小柱缺失的矫正是通过缺损轻重及是不是存在鼻中隔创伤来确定矫治项目的。看适应症状可分下列三个方式:

2015、6年成立的基金,到现在发展了4、5年,基金规模在2亿上下。要想在黑暗中穿越周期还活下去,只能走垂直。

修复鼻小柱缺损是指修复由于鼻缺损或鼻部感染造成鼻小柱形成的部分及全部缺损(如鼻尖变形/鼻翼鼻尖粘合等),利用移植手术等项目使患者得到正常外观的鼻子外观的术式。

对于垂直行业的基金而言,LP愿意投资中等规模基金、带来高回报的基金。目前看,有业绩的黑马基金仍能够募到钱,但对于GP本身而言,如何穿越周期?

从去年开始,投资行业有了新的变化,在投资端,老玩家们投资阶段向两端延伸,一般来说一只基金既要冒风险去赚大钱,又要稳妥不能亏本,所以基金要在早期项目和成熟期项目中合理搭配。

这只规模2亿的基金已经完成了投资,接下去是二期基金的募集。“现在募确实很难。今年见了30多家,还没有确定的。”

不仅仅是好看、好听。规模大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不差钱。业内一家知名机构的投资方法论就是对于看好的项目,用更高的价格快速拿下。这样拿到项目,小机构几乎没有竞争力。

缺乏专业、没有成长性,没有差异化,没有行业聚集,没有特色,没有品牌,没有积累的机构,将面临生死存亡的残酷考验。而现在,市场环境不佳,即便拥有特色的基金,也面临大考。

早在2018年,红杉就宣布发力天使投资,在投资序列中单列“红杉种子基金”,除重点布局红杉关注的科技/传媒、消费服务、医疗健康、工业科技四大领域外,尤为关注 TMT 行业,包括消费互联网、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医疗、教育 IT、区块链和跨境出海等方向。

不同的选择,不一样的投资方式。大的平台,有更雄厚的实力,扛得起大浪;小的平台更灵活,更易转弯。但必须一提的是,一些名声在外的大基金,业绩不怎么样,同行的GP和LP心里也都有数。单纯靠“大”,还是没钱。

是向大资管平台发展,还是做垂直领域的高回报基金?

除了投资阶段的变化,产业化的结合也在加深。比如,红杉和星巴克合作的星苒(上海)投资合伙企业。这种合作不仅止步于合作设立基金,还有就是投资的企业上市,让其再成为自己的LP,不仅能解决募资问题,同时加强投资机构的专业化实现资本与产业的完美的结合。

(3)鼻唇沟小皮管修复

无鼻中隔缺失(难度适中)

年初,天境生物上市,近期又拿到高瓴资本的投资。这一案例,让一直潜在水面下的康桥资本浮上了水面。事实上,天境生物的是康桥资本联合团队共同创立的,这种类似孵化的早期投资,加之后续3轮的持续相助,让康桥资本有望获得超过10亿美元回报。

“老船长”的方向,印证了市场的变化:早期投资靠专业,中后期投资靠资源和规模。而想要更高的DPI还是要进行早期配置。

(应采访对象要求,赵东、马苏、张竞为化名)

马苏所在的基金正准备募集第二期,这家基金专门投向医疗、商业地产两个方向。LP为某地政府引导基金,另一部分的出资人是某大型地产公司。“我们有这方面的资源,地产还是有钱的。在投资上,我们比较强的是医疗,但是地产毕竟是我们的出资方,所以也会布局一些地产方面的项目。”

统计数据显示,没有LP能够接受医疗基金的IRR低于10%,62.5%的LP认为医疗基金合理的IRR预期在20%~30%之间。37.5%的LP认为医疗基金合理的DPI应该达到1-2倍,25%的LP则认为应该达到2~3倍。

如果是说今年哪个行业投资最热,医疗、在线教育棋逢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