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创业底牌何在

11月18日报道(文/苏舒)

刚上大二没多久,Ricky就申请了休学,暂停了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学业,下定决心回国创业。除了自己暂停学业回国之外,Ricky还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去说服另外一个美籍华侨Derek,和自己一起回国。

真格基金联合创始徐小平总结道:“创业者仅靠海外背景吸引资金的时代过去了,海归创业者如果想成功,本土与行业经验越来越重要。”

达到平衡,对与近十年五年回国的创业者来说,所需的时间越来越长。

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卡利切克表示,联邦教研部一如既往地支持疫苗开发,目前疫苗仍然没有达到目标,在接下来的几周中可能会有突破性的进展,但必须做好明年中期才能为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的准备。卡利切克认为,疫苗仍然是克服这一流行病的关键。而在德国,已批准的疫苗生产中有相当一部分可用于按需供应。

方向:国外产品对标国内市场

运营方面,荔枝仍处于不断亏损状态。二季度荔枝运营亏损为250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4810万元收窄48%,较上一季度的4770万元收窄47%。荔枝2020年二季度运营利润率为-7%;净亏损方面,二季度荔枝净亏损为220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4420万元收窄50%,较上一季度的4820万元收窄54%。

Ricky创立就是如此。是一个无代码生产平台,最开始的灵感来源,是Ricky在高中时发现家族物流企业中供应商之间信息不通畅的痛点,想要做出一个产品整合信息,但这个产品耗费了Ricky很长时间去编程、架构。在大学的时候,Derek利用国外的一款无代码生产平台Airtable在一周的时间内,搭建了一个优于Ricky所做的产品。18年的时候,Airtable已经作为美国的独角兽企业存在。

技术归国创业者们在近几年来也更受资本的青睐。从融资上来看,创略科技、Linkflow、oTMS、Treelab在近几年都拿到了多轮融资,在国内技术大兴的5年内,飞速成长着。

戴若琪在长期的工作积累中发现,物流领域作为传统行业,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可以有效的解决物流信息更新不及时,不精准等问题。成立于2013年的oTMS,是一个面向货运和交通运输业的运输管理云平台,就是戴若琪看到中国移动互联网发展的红利,打造出的物流品牌。

刚回国不久的盛马丁,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国外的SAAS企业已经发展的很成熟了,除了客户并不需要企业主动去教育外,国外整个软件行业的格局主要以中小企业为主,大型的企业并不多。但国内反之,SAAS相对成熟的企业仍旧是阿里云、腾讯云等大厂,并且以解决方案为主。

据荔枝此前招股书中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净收入的96%以上来自虚拟礼品的销售,即音频娱乐收入。截至2019年9月30日,音频娱乐的净收入为8.08亿元,占净收入的99.1%。而2018年音频娱乐的净收入为5.47亿元,占净收入的98.30%,在2017年为4.36亿元,占净收入的96.20%。

所以,荔枝除了在内容创作团队数量上一路高歌猛进,在内容审核上也要时刻绷紧神经。

与喜马拉雅和蜻蜓FM相比,荔枝的商业化变现本质上仍是以扩大用户规模为核心的粉丝经济,而荔枝现阶段依然十分依赖于虚拟礼物的销售,仍在通过提供免费播客形式,吸引大量用户。公司收入增长很大程度上靠向用户销售与音频娱乐相关的虚拟礼物的方式,让用户通过荔枝平台向喜欢的主播发送虚拟礼物。

“和中国的另外一个合伙人做了一件很冒险的事情,就是创业。”戴若琪告诉记者,创业之初,另外一个中国合伙人就告诉戴若琪,在中国去做这样一件事情是有优势的,在中国企业信息化还不完善的时期,会更容易接受一些新的,生根于中国市场的解决方案。

创业者往往看到的是市场发展的机遇,无论是经济体量、技术、还是SAAS企业发展的黄金期。但吴安琪则表示,不可否认国内市场环境、技术、SAAS企业都有所发展,但其实和美国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所在,很多领域也处在很早期的阶段,“今年疫情其实加速了中国SAAS赛道的发展,并且中国的SAAS还是呈现出一种比较多元化发展态势,我们也蛮看好这个领域未来的发展。”

在创业的道路上,他们和本土创业者一样,在互联网时代向人工智能时代转型的国内市场背景之下,有着发现机遇的惊喜、也有过过渡期的迷茫,更多是,在海归优势逐渐消解背景之下,他们在成长、突破,寻求一个平稳前行的平衡点。

施潘强调,将不会对新冠流行病进行强制性疫苗接种,而是进行自愿性疫苗接种。施潘表示,尽管需要55%至65%的市民接种疫苗才能获得群体免疫,但他坚信德国市民能在自愿基础上实现这一目标,不存在强制接种。由于在疫苗批准后的初始阶段可能没有足够的疫苗供所有人使用,德国相关的疫苗接种委员会正在研究优先接种疫苗顺序的建议计划。

此外,业务营收模式单一也成为荔枝无法回避的问题。财报显示,荔枝二季度音频娱乐板块的收入的比重占比依旧很高,达到3.44亿元,同比增长55%;播客、广告及其他收入为680万元,同比增长141%。

截至发稿前,荔枝的股价为64.5美元/ADS,市值降低至2.07亿美元,较上市时5.32亿美元缩水超六成。

二十年前,作为二十世纪第一批回国创业的张朝阳、李彦宏们发挥了海归归国创业的全部优势,从国外带回来的技术、理念、以及国际化视野开创了中国互联网时代。和张朝阳、李彦宏那个时代完全不同的是,随着国内互联网日趋成熟,商业模式自主创新、本土化已经逐渐成为中国互联网时代核心驱动力,海归的优势逐渐消解。

“未来十年,中国的经济体量会再一次变成世界第一,这只是重新崛起和复兴的一个过程。对于中国人来说,在这个节点,其实很难说服自己不回国。”创略科技创始人杨辰韵说到。“因为,回国创业对于我和另外一个创始人来说,是一件毫无悬念的事情。”

赛后加里-内维尔表示,这粒进球让他想起了2009年时,曼联打阿森纳时那粒反击进球,当时是C罗、朴智星和鲁尼连线。

在前不久举行的H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李开复曾谈到,中国to B创业的黄金时代正在开启。国内市场环境对于to B企业的关注与重视,也间接说明,归国创业者向技术导向型转变。

回国创业的浪潮,再一次迎面而来,无论是弱冠之年的Ricky,还是而立之年的杨辰韵,都在只是近五年来的海归回国创业浪潮中的芸芸众生。

“创业之前,一定要把事情想清楚。”这是所有创业者都会提到一句话。

从二季度财报反映数据来看,虽然荔枝的营收保持增长,但公司仍然在持续亏损。财报显示,荔枝二季度营收3.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25亿元增长56%,较一季度的3.7亿元下降5%;成本方面,二季度荔枝成本2.6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60亿元增长65%,较上一季度的2.97亿元下降12%;毛利方面,二季度荔枝毛利为857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6426万元增长33%,较上一季度的7290万元增长18%。

“大家都需要经历一个过渡期,或长或短。”Ricky所说的过渡期,是身处在国内市场的海归创业者,眼睛里看到的是新的商业模式、相对成熟的技术以及背靠国外市场的底层商业逻辑,他们急需寻求他们从国外学习工作后,和本土化创业的平衡点。

戴若琪坦言,在来中国之前,对中国市场环境并不看好。但在中国工作的这些年,国内外的市场变化太大了。“近年来中国的创业环境,对于我们外国人来说,是非常友好,且包容的,没有什么限制。”

在月活跃用户方面,荔枝的数量虽在持续增加,但是付费用户占比却不高。二季度财报显示,荔枝2020年第二季度的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总数达到46.34万,较去年同期的30.77万增长51%,较上季度45.03万增长3%。二季度荔枝的每月付费用户占月活跃用户的比例约0.83%,而上一季度的月付费比例同样约为0.83%。

目前,在线音频领域常见的变现模式包括广告、电商、游戏等。比如喜马拉雅主打KOL引导知识付费,通过广告、智能硬件、增值服务进行多元化商业变现;蜻蜓FM的盈利模式是付费增值服务、粉丝经济和运营商的内容合作,从运营商的合作内容中抽成获利。

和创略科技处在同赛道的Linkflow同样如此,其创始人盛夏同样也有过国外留学并且工作的经验,发现机会并且选择回国创业,海归们都认为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创业的艰难,无论是对于本土创业者还是海归创业者都是一样的,但是,相比于本土创业者而言,海归创业者还需要走过一个过渡期。

除了这个热情洋溢的年轻人之外,和Ricky一样坚定要回国创业的还有杨辰韵,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利克分校除了主修政治经济学外,杨辰韵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了选修的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课程上。修完了所有的课程之后,杨辰韵选择立刻回国。

在采访期间,Treelab和创略科技都完成了一笔新的融资,Ricky这个年轻的海归创业者告诉猎云网,的这笔新融资进来的十分顺利。Ricky会将这笔融资用于产品的迭代和功能的拓展,“技术,是我们必须坚持投入的核心。”

新一批海归创业的核心驱动力:技术

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Ricky开始在国内寻找类似的平台,但相对而言,尽管国内有很多低代码无代码软件,但并没有美国那么普遍,同时,近几年正值国内中小企业开始数字化转型,一个简单、容易上手的无代码开发平台显得尤为重要,“一定抓紧时间回国去做无代码生产平台。”Ricky的紧迫感在于,现在带着Airtable的模式回国,是最好的时机,害怕创业机会就这样流失,也成为Ricky选择在还未修完全部课程就选择休学的原因之一。

在吴安琪看来,大部分从美国回国的创业者都是技术导向型人才,除此之外则是在某个细分领域的模式和场景上有所创新,基于特定场景提出解决方案。

本土化做的最好的莫过于波兰人戴若琪创办的oTMS,戴若琪在2000年前后就已经来到了中国,但当时主要是负责外企的中国市场。尽管在外企工作,但戴若琪一直在观察国内外的市场变化,等待时机。

弗格森时代,曼联的攻速极快堪称一绝,如今看到索帅曼联踢出同样快速的精彩反击,内维尔恍惚回到了爵爷时代。

创略科技 杨辰韵和胡世杰

和Ricky一样,杨辰韵创办创略科技之初,也是在国外求学的过程中发现的赛道机会。当时还在读大二的杨辰韵师从当时的美国教育协会主席、17年的图灵奖获者David A. Patterson教授做数据挖掘的研究,并且顺利接到了微软的全球的营销数据分析系统的项目,开始接触一些新的营销技术。

“尽管在国外会更早的接触到一项技术或者理念,但是真正回国创业时,需要针对国内市场环境做出相应的调整,否则很难走下去。”盛马丁说道。

“接下来格林伍德的传球很精妙,B费的临门一脚也很棒,一切都是那么完美,这种精彩反击真令人赏心悦目。这球太精彩了。”

此外,荔枝迅速扩充的内容创作团队,在监管政策日益收紧的当下,还需要注意内容标准是否合规的隐患。今年3月,中国网曾报道荔枝、蜻蜓等平台存在打“色情内容擦边球”现象。文章中提到,国家有关部门文件显示,一段时间以来,网络音频行业野蛮生长,行业乱象频出。一些网络音频平台为追求流量、吸引眼球,利用算法技术向用户推送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的音频内容;有的音频直播平台藏污纳垢,任由主播传播性暗示、“娇喘”等色情淫秽信息,甚至引诱用户跨平台从事违法违规交易

荔枝创始人兼CEO赖奕龙表示:“在第二季度,我们进一步拓展了独家内容创作者数量以增强优质内容供应。我们致力于为创作者提供一个能展现声音才华和获得认同的平台,同时也能实现可观的收入。”

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正在努力研发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在全球约180个新冠疫苗研发项目中,已有约35个进入了临床试验阶段,其中德国有2个,分别来自BioNTech公司和CureVac公司。为了加速新冠疫苗的研发和生产,德国政府为疫苗研发领先的企业提供了总额高达7.5亿欧元的特别资助。根据协议,企业疫苗研发成功后将保证为德国提供4000万剂疫苗的订购额度。

参与了创略新一轮融资的G5,就对猎云网说道,近年来,G5投资的创始团队比较偏好拥有国际化视野和本土行业经验的海归名校团队,且投资的行业也主要是聚焦在未来3-5年内有希望高速成长的科技相关行业。

技术导向型人才的回流,也是国内5G、新基建、人工智能等技术飞速发展背景下发生的。在此背景下,给中小企业的快速成长提供了可能,特别是这次的疫情加速了企业的线上化、数字化的转型,也给SAAS赛道上的企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施潘表示,新冠疫苗的开发速度会比人类历史上任何时候的疫苗开发都快,目前疫苗开发正处于最关键时刻,但是今天(9月15日)可以大胆宣称:新冠疫苗开发的形势很乐观。施潘认为,这得益于全世界科学家建立的协作网络,疫苗开发公司之间前所未有的合作,以及全世界从未有过的如此紧密的合作。

G5在谈到对创略科技的再一次追投原因时就提到创始团队的技术背景,“杨辰韵和另外一个联合创始人胡世杰都是伯克利的高材生,并且很早开始为微软等大客户提供内部营销分析系统开发及数据挖掘等服务,对于技术和商业都有着很高的敏感性。”

如果在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荔枝如不能尽快推出新的服务来丰富其收入模式及来源,那么荔枝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收入来支持其大规模的研发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荔枝是国内最大的UGC音频社区,由创始人赖奕龙在2013年创立,于今年1月登陆美股市场。

过渡期:海归需要“本土化”

卡利切克同时强调,即使全世界都在等待疫苗,也不会有危险的捷径。她说:“安全是绝对优先的!只有在已证明的收益大大高于可能的风险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疫苗。人们只会接受安全的疫苗。而我们只能为人们提供安全的疫苗。”

关于这个问题,海归创业者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学习到国外的新型技术、模式,然后再对比分析国内市场环境,再决定能否回国去做。

大观资本吴安琪也十分赞同归国人才创业本土化的过程,“尽管海归创业者会带有全球化的基因,但在回国创业后,他们需要对中国本土的人才环境和商业环境有一个调整的过程,此外,也需要去适应中国的本土文化。”

内维尔表示:“这次反击速度太赞了!当然,也不该忽略马奎尔的那次头球,太棒了,高度距离都恰到好处。接下来马蒂奇的分球也很出色。拉什福德到达禁区边缘的速度快到让人吃惊,他的跑动对进球有重要作用,因为他带开了对手后卫,这让B费在禁区右侧无人防守。”

有分析认为,在线音频领域圈层相对小众,与直播、短视频相比,用户规模增长更易触碰天花板。一旦荔枝平台的用户进入缓慢增长阶段,其营收势必会面临增长停滞的风险。而荔枝在商业化变现模式上,选择了与喜马拉雅、蜻蜓FM的PGC模式不同的UGC模式,而UGC模式的稳定性、专业性、规模性上对激发用户付费意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

2015年的时候,国外有CDP公司寻求上市,并且CDP市场估值甚超过15-20亿美金,相比于国内而言,这个技术甚至于CDP这个词汇都是新兴的,陌生的。当时已经回到国内,还在探索公司方向的杨辰韵果断选择了CDP的方向。

作为国内CDP技术的早期入局者,创略科技不管是在客户数量还是规模上,都处在领先地位。前不久,创略刚刚对外官宣了拿到了7100万人民币的B轮融资。

“我闭着眼睛去思考未来十年,如果我现在不回国去做这件事情,而看到其他人把这个事情做了并且做成了,我相信我一定会后悔,所以我才会毫不犹豫选择回国创业。”

一个技术创新的时代悄然开启,回顾近5年的归国创业者,经过5年的发展,在面对国内大力5G、新基建之下,杨辰韵、盛夏、戴若琪等创业者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业探索,而刚刚历经回国创业新浪潮或许和上一批创业者一样,面对国内外不同的环境做出不同的判断,乘着技术的红利向上生长。

业务模式单一 付费用户转化率低仅占0.83%

早在去年8月,荔枝开始向内容创作者推出了双亿扶持计划,通过“现金+流量”双亿资源扶持,此举的确让荔枝的月活跃内容创作规模迅速上涨,从2019年底的590万上涨至目前的615万。但放眼行业,作为最早一批喊出“内容生态”口号的视频平台爱奇艺也难逃亏损的魔咒,在最新公布的2020年二季度业绩报告中净亏损达14亿元。对然亏损在收窄,但荔枝想要通过“内容生态”实现盈利,仍然还有一段路程。

德国负责疫苗监管的保罗·埃利希研究所所长西楚特克则表示,疫苗的批准结果可能会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出现。但是,在疫苗开发过程中总会发生无法预料的事件,这也可能导致终止疫苗接种。疫苗的批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果。目前德国的BioNTech公司正在进行新冠疫苗第三阶段的临床测试,在全球的疫苗竞赛中处于领先的方阵中。

在猎云网采访的这几家公司之中,杨辰韵、盛马丁、戴若琪以及Ricky都是出身于技术。而他们最吸引投资人的地方,也在于创始团队成员大都是技术出身,产品同样是基于最底层的技术开始架构而成。

从国外回国创业的盛马丁,在Linkflow刚刚创立之初,也经历一段过渡期。这段过渡期其实可以理解成为思维理念本土化的过程,“十年前,或许可以很明确的说,是把国外先进的技术、理念带回国发展,但是近几年来,其实国内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发展并不逊色,甚至有些海归创业并不一定比本土创业者有优势,无论是从中国的商业模式的熟悉程度还是技术发展程度来说,海归创业者需要有一段本土化转变的时间。”因此,从低代码CDP入局的Linkflow,主要帮助新消费品快速构建私域精细化运营能力。